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78345黄大仙开奖记录 > 78345黄大仙开奖记录

开国将帅的诗剑情怀


发布日期:2019-09-18 15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开国将帅从战火硝烟中走来,他们都是佩剑战士。除了握有指挥杀敌之剑,他们还有诗和远方。相当多的开国将帅,爱作诗,会作诗,有的还会填词。战争年代,他们迎着战火用生命和鲜血写诗;和平时期,他们向着建设发展用激情沧桑吟咏,堪称儒将文帅。

  早在1987年,笔者就珍藏了一本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开国《将帅诗词选》,书中辑录了155位开国将帅400多首诗词。30年来,我时常翻阅,咀嚼再三,读出的是满满的铁血信念、英雄气概、家国情怀,以及对领袖的敬仰,对战友的真挚感情。

  开国将帅都是用生命打出来的。一个开国将帅的历史就是一部血与火的史诗,与其说他们作诗填词,不如说他们深情记史。开国将帅的诗词,大都是写实、纪实,是他们用诗一般的笔触临摹他们的剑锋所指所得。于是,透过开国将帅的诗词,我们不仅感受到了他们在中国革命伟大征程中指挥若定、勇猛向前的英姿,还看到了我军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光辉战绩,看到了我军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伟大奇迹。

  “伫马太行侧,十月雪飞白。战士仍衣单,夜夜杀倭贼。”这是开国第一元帅朱德总司令1939年作的《寄语蜀中父老》,大有古之边塞诗风骨。

  “狼山战捷复羊山,炮火雷鸣烟雾间。千万居民齐拍手,欣看子弟夺城关。”这是元帅1947年9月作的《记羊山集战斗》,元帅欣然脱口哼出的诗句可谓气势磅礴。

  “天空鸟飞绝,群山兽迹灭。红军英雄汉,飞步碎冰雪。”这是杨成武1935年6月作的《翻越夹金山》。同年9月,杨成武又赋诗一首《突破天险腊子口》:“腊子天下险,勇士猛攻关。为开北上路,何惜鲜血染。”红军长征的壮举,穿越时空,举世皆知,妇孺皆知,其艰苦、其险恶、其真情到底如何,当年的中央红军开路先锋──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政委杨成武的诗歌给出了有力的佐证。长征途中,杨成武率部趟路,先行爬雪山过草地,誓死飞夺泸定桥、突破腊子口,创造了一连串彪炳史册的光辉战例。难以想象,在那十万火急,连生命都很难保证的战略大转移中,杨成武这个开国上将,当时还有兴致写诗抒情。品读杨成武上将长征诗作,我感叹,上将不是写诗,而是手执长剑,高呼着“同志们,跟我向前”。

  同样对于红军长征,很多开国将帅刻骨铭心,时常回忆,写下一首又一首诗词。开国上将李志民作有《江城子·忆长征》词;开国中将刘志坚1986年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时,一连作了两首有关长征的诗词。前面提到的中央红军开路先锋杨成武,1981年追记飞夺泸定桥,用短短20个字再现了当年的奇迹:“无边风雨夜,天堑大渡横。火把照征途,飞兵夺泸定。”

  有诗人之称的开国元帅陈毅,战争年代转战到哪儿写到哪儿,打一仗写一仗。1929年2月,他赋诗一首《红四军军次葛坳突围赴东固》;同年6月,他写下《反攻下汀州龙岩》;仅1936年,陈毅就写下好几首脍炙人口的名诗,如我们熟知的《梅岭三章》《野营》。在著名的《赣南游击词》中,陈毅把游击战的艰苦和不屈写得生动感人,令人动容。“天将晓,队员醒来早。露侵衣被夏犹寒,树间唧唧鸣知了,满身沾野草。天将午,饥肠响如鼓,粮食封锁已三月,囊中存米清可数,野菜和水煮。日落西,集合议兵机。交通晨出无消息,屈指归来已误期。立即就迁居……”

  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后,陈毅挥毫赋诗:“孟良崮上鬼神号,七十四师无地逃。信号飞飞星乱眼,照明处处火如潮。刀丛扑去争山顶,血雨飘来湿战袍。喜见贼师精锐尽,我军个个是英豪……”作为指挥员之一的陈毅在部队打了胜仗后的喜悦之情,跃然诗间。这里,是诗句,更是陈毅当时心情的实录。陈毅像随军记者一样,所不同的是,他用诗歌忠实地记录下战争的全景及片断,既为我军军史宝库留下了丰富的史料,也为我军军事文学增添了精彩的篇章。

  遵义大捷、遵义会议、平江起义、黄土岭之战、淮海战役、中原决战、抗美援朝、板门店谈判……几乎我军军史上所有重大战役、重要事件都被开国将帅们用诗词珍记下来。开国中将欧阳文是个文化人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《解放军报》总编辑,1931年至1934年间,居然用心把一至五次反“围剿”的历史全部用诗完整地记录下来。品读开国将帅的诗词,就是重温我军军史,就是走进那风烟滚滚的战场,走进战旗飘扬的岁月。

  开国将帅们的诗词,是他们忠诚于马克思主义、忠诚于的宣言,是他们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誓词。

  “吕梁山上剃胡子,汾河岸边丢骡子。死也不丢竹杆子,誓与马列共生死。”这是王震将军1944年10月南征过汾河时,写给随军南下的延安自然科学院副院长陈康白的诗。

  “百战沙场驱虎豹,万苦艰辛胆未寒。只为人民谋解放,粉身碎骨若等闲。”这是开国大将许光达的战地自励诗。

  开国上将董其武是从部队起义过来的,1949年10月1日,面对新生的共和国,他将感激、兴奋之情化作一首别有一番深意的诗歌《义旗终插青山巅》,表达了对中国的拥戴和紧跟之情。董其武在诗中写道:“弃暗投明党指路,起死回生恩胜天。从今矢志勤改造,他日立功赎前愆。”董其武这样诉衷情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弃暗投明,走上了一条阳关大道。

  开国上将陈赓有一首《试作囚》的名诗,全诗四句:“沙场驰驱南北游,横枪跃马几春秋。为扫人间忧患事,小住南牢试作囚。”说起这首诗的写作背景,令人感动感慨。1933年春,陈赓不幸被捕,被关在南京宪兵司令部。陈赓被押进牢房不一会儿,窗外就传来行刑的枪声。他心头一震,肃然而立,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所住的死牢,正是恽代英曾住过的牢房。就在他眼前斑驳的牢房墙壁上,发现一首用血写的题壁诗:“浪迹江湖忆旧游,故人生死各千秋。已摈忧患寻常事,留得豪情作楚囚。”落款“恽代英,民国二十年四月”。读罢战友血诗、烈士心声,陈赓失声悲呼,顷刻也豪情奔涌,和唱一首《试作囚》。

  恽代英“留得豪情作楚囚”,陈赓“小住南牢试作囚”。他们隔空唱和,一个“为扫人间忧患事”,一个“已摈忧患寻常事”,勇敢地面对反动派的牢房。这革命的乐观主义、牺牲精神背后是什么?是无数个恽代英、陈赓等优秀的人,对中国革命的信念,对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决心和意志。

  开国将帅是跟随、周恩来、朱德等领袖们打江山打出来的,领袖们高瞻远瞩、雄才大略,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的才干、魅力,他们耳濡目染,毕生难忘,也都发自肺腑地对领袖无比敬仰、无限爱戴。不少开国将帅挥笔书写了很多颂扬领袖们的诗词,这些诗词都带着心窝里的热度,带着无私的真诚的感情。

  “……惟有润之工农军,跃上井冈旗帜新。我欲以之为榜样,或依湖泊或山区。利用周磐办随校,谨慎争取两年时。”这首作于1928年2月的《跃上井冈旗帜新》的诗歌,是彭德怀元帅早期的作品,它直接表达了彭德怀当年对开辟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认同和向往,也记载下了彭德怀元帅最初与的关系和感情。

  说起这首诗,还有段故事。1927年秋,彭德怀在湘军周磐所领导的师里任团长。一天,小鱼儿心水挂牌。周磐和他谈起要办军校的事。在商谈由谁出任副校长时,彭德怀推荐了当时正在黄埔军校高级班学习的黄公略,并给黄公略去了一封信。第二年2月,黄公略由广东黄埔军校来湖南南县找彭德怀。两人见面后,谈了一上午。黄公略还特意赠给彭德怀一首诗,以表革命信念和对彭德怀赞扬之意,全诗是:“广暴失败旗帜在,树立红军苏维埃。旅泸武岳语弃市,乌云蔽日只暂时。欣谈时局喜春风,柳絮飞舞庆重逢。锦绣洞庭八百里,四江精粹在湖滨。”彭德怀接过诗稿,看了一会儿说:“我不会作诗,送你几句顺口溜吧!”于是,便有了这首颂扬的“顺口溜”《跃上井冈旗帜新》。

  的《水调歌头·重上井冈山》享誉世界,在开国将帅中,不少人学之仿之也曾写过同题诗词。开国上将张宗逊就是其中之一。1977年4月,张宗逊在他的《重上井冈山》一诗中写道:“英明马列泽东尤,建政罗霄带了头。自力更生不依外,百折艰辛从不愁。燎原星火磅礴志,波浪向前宏远谋。依靠农村取胜利,解放全国美名流。”

  开国上将文化水平不高,也写过诗,1985年5月25日,去世前的几个月,他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的诗歌《百万子弟唱大风》中深情写道:“决策千里谁称雄?三军主帅。”“导师遗训岂敢忘,帝国主义是战争。”这种许氏风格诗句,读来令人叫绝。

  对敬爱的周恩来总理,很多开国将帅曾捧出一颗滚烫的心作诗献词。开国中将吴信泉在《怀念周总理》一诗中写道:“‘八一’枪声红旗展,大江南北纵扬鞭。千山万水留足履,文策武略定江山。”开国中将韩练成有一首题为《怀念周恩来总理》的诗,至今读来令人动容:“当年结识风尘际,正是民忧水火深。指点迷途归大道,相携同党见知音。而今直失先生面,终古难忘后死心。风雨鸡鸣增百感,潸潸泪下满衣襟。”

  在开国《将帅诗词选》中,有关颂扬战友、回忆战友、悼念战友的诗词多达三分之一。一首首、一阕阕,无不诉说着理想的共赴、战斗的情谊以及生死的契约。

  “名将以身殉国家,愿拼热血卫吾华。太行浩气传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”这是1942年6月2日,朱德司令员泣血之诗《悼左权同志》。就在这一天,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在山西辽县麻田指挥反“扫荡”作战中光荣牺牲。噩耗传来,全军震动,朱德等很多战友以诗词表达对左权将军的悼念缅怀。

  这个开国元帅,当年还特意填了一首《满江红·悼左权同志》,最后三句写道:“最伤心,河畔依,埋忠骨。”一个“最伤心”,道尽战友之痛惜。左权在清漳河畔也可安息了。

  被、朱德誉为“人的好榜样”的彭雪枫1944年9月牺牲后,很多战友为他惋惜流泪,为他赋诗凭吊。开国上将张爱萍在其《彭雪枫同志挽歌》一诗中吟诵:“二十年来,为了人民,为了党。你留下的功绩辉煌:首战长沙城,八角亭光荣负伤;乐安事变,荣获红星章。雪山草地,百炼成钢。在豫东,燃起抗日烽火;在淮北,粉碎敌寇‘扫荡’。对党坚贞,为民赴汤;英勇善战,机智顽强,是我们的榜样……”寥寥数笔,勾勒了彭雪枫烈士光辉的一生,立起了一座巍峨的丰碑。

  向牺牲战友致敬,为牺牲战友立碑,是很多开国将帅写诗填词的直接动因。执剑的手,忙碌打仗的手,提笔行文,却不失审美的价值,富有深刻内涵、动人韵乐,真正的诗章词赋不是文字的雕塑,而是发自肺腑的声音。

  贺龙元帅是铁血元帅,也是重情元帅。诗选中收录的他的三首诗都是悼念战友的。在1946年8月写的《挽向应同志》的诗中,贺龙无限深情地写道:“一生中最真挚的战侣,你先我永逝了!辞去了你亲手抚养的部队,辞去了千百万人民……”关向应是我们党早期的军事领导人,1937年任八路军第120师政委,与贺龙一起开辟了晋绥根据地,1946年病逝于延安。在与贺龙长达15年的共事中,“同生死、共患难”,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以至于关向应逝世后,贺龙多日“寐不成眠”。这种有过生死与共、患难与同的友谊是钢打铁铸的,永刻人心。

  都说战友情谊深,一辈子不分离。这在开国将帅中也是如此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不少将帅常忆往事,追思情谊,特别是在老战友、老领导人生遇到坎坷,生命将至终点之后,情不自禁,赋诗抒情,一表关爱、不舍之心。

  1963年12月16日,开国元帅罗荣桓去世后,伴随着的《七律·吊罗荣桓同志》,很多开国将帅提笔写诗,表达对罗荣桓的高度评价和痛惜之情。同是开国元帅的在《悼罗荣桓同志》一诗中写道:“相识近卅载,战友亦良师。建军正多赖,噩耗竟早传……国家失栋梁,全军悲难绝……”

  开国将帅们的感情是真挚的、纯洁的、绵长的,不因时局、地位的变化而变化,是血盟之交、骨肉相连。1966年4月,正在任山西副省长的黄克诚,因为多日无雨,率领省直机关到高平县抗旱。高平县曾是彭德怀、黄克诚两位老战将共同战斗过的地方,1939年年底,黄克诚曾在这里迎接过从延安到前线指挥作战的彭德怀。正是在这里,彭德怀指挥部队一举打败了顽固派朱怀冰的“摩擦军”,稳固了太行山抗日根据地。旧地重来,触景生情,黄克诚特意为彭德怀元帅写下一首词《江城子·怀念彭总》:“久共患难真难忘,不思量,又思量。山水阻隔,无从话短长。两地关怀当一样,太行顶,峨眉岗。经常相逢在梦乡,宛当年,上战场。奔走呼号,声震山河壮……”

  “我欲贺君君贺我,辉煌战果赖中央。”这是开国中将韩练成《七律·莱芜战役后赠陈毅同志》中的诗句。传奇将军韩练成对于陈毅等领导指挥的莱芜战役的胜利感同身受,他由此也进一步认知了陈毅等人民军队将帅的指挥才干。他赋诗敬赞陈毅说:“前代史无今战例,后人谁写此篇章。高谋一着潜渊府,决胜连年见远方。”

  对于常胜将军粟裕,开国将帅们更是给予诗赞词敬。开国少将高锐在《七律·悼粟裕将军》中评说,“治兵征战毕生功,常胜雄师一总戎。覆地翻天越后继,拔山靖海列前锋。”开国少将魏传统在《西江月·哀悼粟裕同志》中写道:“秋风横扫落叶,七战七捷扬名。”“大地春寒未尽,人间丰碑永存。”

  “人间丰碑永存”!此句可以拿来送给所有开国将帅。开国将帅们执剑赋诗填词,尽是的浩然正气、革命战士的阶级情谊、大无畏的英雄气概。“天地英雄气,千秋尚凛然。”开国将帅是中华民族的英雄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功臣,是人民群众心中永远的丰碑。